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云朝:尤其是爱情,人家已经拥有了美好的家庭

云朝:尤其是爱情,人家已经拥有了美好的家庭

来源:大发一分时时彩 时时彩一分彩 日期:2019-05-18 19:10:43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

尤其是情,人家已经拥有美好家庭,而他却偏偏要去破坏,而且还是用最卑略的手法,那人家最亲的人的性命来威胁。

堂堂皇帝,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却偏偏如此,真真是可悲的很

皇宫里,什么都是瞒不住的,皇帝前脚召见了太医,后脚皇后那边便已经得了消息。这不,太医前脚见完了皇帝,后脚便被人拦去了皇后的宫里。

太医也不知道自己今个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的好运对他来说可并不见得是真的好

此时的太医恭敬的站在皇后的面前,行礼,问安一气呵成

不过,才短短几句话,皇后的威严已经迫的他冷汗连连,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哦,你说皇上叫你过去,就是为了询问甄家大*奶的病,就这么简单?在没有其他?”皇后眯了眯眼睛,低沉的话语皆显示了此时她的不悦。屋内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无。

………………

皇后凤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的太医,若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回,回皇后娘娘的话,正是如此,微臣,微臣……”太医垂首颤声回答。

“看来,甄大奶奶的病是真的很重,太医,你说她可还有痊愈的可能?”皇后冷眸一转,加重了语气丝在询问,又似在暗示着什么。

太医一震,似乎不能理解皇后的意思,抬起头来目光满是不解。

皇后这是要做什么?她是在暗示自己要对甄大奶奶下手吗?这,这,这要是被皇上知道,或者被甄家,楚家知道,不止是自己,就是自己的家族可还有活路?

“娘娘,娘娘,这,微臣,微臣惶恐……”

“太医,怎么?本宫的话,你是听不懂不成?”皇后见太医面上迟疑,似有拒绝之意,脸上露出不悦的寒意。

“娘娘,娘娘,求娘娘赎罪,给微臣一条活路,这事做不得,不是微臣不肯,而是那甄家,微臣,微臣就是有一百个,也无力而为啊!……”太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祈求的道,这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的一条命,更是为了全家的活路啊!

这些年,他在宫中如履薄冰,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同样适应在皇后以及受宠的嫔妃身上,他们这些人说好听点是太医,也是朝廷命官。可是说句不好听的,他们伺候的是贵人,只要贵人有个不好。他们就是首当其冲。

不仅是贵人的身体,他们还得尽量去满足他们背后的需要,从他们手中流出去的东西。谁知道会在那个角落里被发现,而他们在这个皇宫里。只能做聋子的耳朵,哑巴的嘴,不看,不说,才能自保全身。

咳如今,连这样也不成了!皇后竟然把思动到了大臣的家眷身上,那是他能承担的?

甄家。楚家,这两家那个是好惹得?不说甄家的奉安公主,就是甄家大爷,谁不知道他手中的权利,谁不知道他掌管着缇骑司,在缇骑司的眼里,那时没有秘密的,谁知道你有没有做过什么亏事,会不会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惹谁不好,惹他们?那简直是自找死路。谁会嫌自己活够了?

还有楚家。那可是大将军家,掌管着隆庆半分之六十的兵权,更何况,隆庆谁不知道。楚家的大爷和皇上那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哼!这么说,你是不肯了?”皇后凝视了一眼太医,冷哼道。

“求娘娘饶命,求娘娘饶命!”太医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着头,这才一会儿,头上便已经青紫了一片。

“咳咳!娘娘!”皇后身边的嬷嬷见状轻咳几声,待皇后视线回转,使了个眼色。

“罢了,罢了!本宫也不是那恶毒之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太医,本宫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可明白?”皇后见嬷嬷朝着自己摇头,知道此事不可为之,下暗恨。

“微臣谨遵皇后娘娘教诲!娘娘!……”太医见皇后娘娘突然改口,感激的望了一眼救急的嬷嬷,恭敬的道。

等出了皇后的寝宫,太医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拽了拽自己早已经被冷汗浸湿的衣袍,里暗自侥幸,皇后总算是给自己留了条活路,否则……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真的不敢想象!

目送着太医出了宫苑,皇后凤眸一转,“嬷嬷,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那个狐狸精留下就是祸害,以前是我小看了她,却没想到这么多年,还是让皇上不能忘怀,如今既然有机会,我怎么能放过?”

“娘娘啊!这件事可不能小觑啊!这个因为皇上在意,没有周全的计划,你便贸然行动,万一漏了陷,到时候你如何是好?你要是有个什么,你要两位皇子公主如何是好?只要您不犯大错,只要您把这皇后的位置坐的稳稳的,皇子就是太子的准人选,可是要是您……以他们嫡出的身份,怕就是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啊!您就是不为自己,噎得为他们着想啊!

“嬷嬷。是本宫错怪你了!可是不除去哪个贱人,本宫寝食难安,只要想到她竟然比本宫在皇上中的地位还重,本宫这里就跟针扎似的!本宫生病,皇上可都从来没有吩咐过太医一句的!”皇后眼里的嫉妒之色,一览无遗。

“娘娘,您如今贵为一国之母,岂是那个小贱人能比的,您何和她置气?她在如何?以她今时今日的身份,还能动摇您不成?”皇后身边的贴身嬷嬷摇了摇头,里有劝阻皇后,可是话到嘴边却变了。

劝什么?劝皇后不要对皇帝动情?劝皇后大度不要把思都放在那些狐狸精身上?

如今的皇后要能听得进去呢!那些话,她早就劝过,可皇后哪里会听?按说以娘娘今时今日的地位,其他人完全可以不放在眼里,可奈何娘娘对于皇上情根深种,根本容不下他人,更容不下那些皇子们。

早先因为惠妃绝育的事,皇上那边已经闹了一场,后来又接二连三的有皇子没了,皇后如今早已经不比从前,她劝了多少次,让皇后娘娘稍安爀躁,避避风头,可奈何……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希望皇后还能听她的,不要轻举妄动。

甄家大奶奶,可真的不是随便能动的,不说别的,就是甄家大爷,手中就握着她们的把柄,就算甄家大爷如今不再京城,可是这并不代表人家不回来了,不是?

皇后娘娘万一动手,一旦甄家大爷回来,等待她们的是什么,就算贵为皇后,在重重证据面前又能如何?废后,又不是没有的事?

“嬷嬷。可本宫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您说凭什么?”皇后嫉妒的双眼,充满了不甘,她是皇上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管理后宫,辛,兢兢业业,可是最后竟然还不如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

皇宫这么多女人,还不够吗?

“娘娘,娘娘,您先冷静下!照老奴说, 皇上不过是求而不得,不甘而已,真正要说有多上,那可不一定!所以您现在还是要稳住才好!”嬷嬷自以过来人的身份斟酌着道。这男人都是有劣根的,俗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皇上如今就是偷不着的境界,因为没沾上所以惦记。

不过这话她可不能说出来,要知道皇后娘娘可是明媒正娶的妻,这么多年,她一直和惠妃争来争去,你来我往,可不就是这么个意思?

让她听见了,还不知道如何暴怒呢!

“果真,那如何是好?不对,嬷嬷,如果按照您这么说,岂不是本宫永远都不如她?皇上得不到,那不是就会一直惦记着?……”皇后突然反应了过来。楚云朝是甄家的媳妇,是未来的镇国公夫人,是镇北侯家的嫡女。皇上想要得到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可如果是那样,自己岂不是要永远比不上她?这让她堂堂一国之后,情何以堪?

“娘娘,奴婢说咱们得稳住,不要轻举妄动,可没说别人也会不动啊!……”嬷嬷知道如果她在不说出计划,皇后娘娘这里怕是又要钻自己的牛角尖了。这但凡是和皇上有关的事,娘娘就会如此,失了往日的精明。所以说,这人啊,还是少沾情为好,尤其是坐在娘娘这个位置。失了精明有多可怕,娘娘怕是如今都想不明白

“嬷嬷,您是说?……”皇后凤眸一转,顿时会意嬷嬷的意思。

……

“娘娘!”惠妃宫里的小太监,小跑着进了宫殿,行了礼道。

“小福子,你回来了?怎么样?打听到什么?”半靠在贵妃榻上的惠妃欧阳倩倩翘起金色护甲,柔嫩的芊芊玉手扫过面前的小几上的瓜子,嗑一个,微微抬起头明眸微动朱唇轻启。

“回禀娘娘,奴才打听到,蔡太医从乾元殿出来,又被皇后宣了去,……后来就有从皇后娘娘宫里传出来的消息了!您看?”小福子眼睛一闪,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打听到的说了出来。

“呵呵!我说呢!往日费多大劲都难打听到的消息,这次却这么快,原来还真的有猫腻呢!”欧阳倩倩嘴角维扬,嘲讽的笑道。

“娘娘的意思是?”小福子没有听明白,不解的道。

“你再说说,你从皇上和皇后哪里都打听到些什么,让本宫好好琢磨琢磨,看看我们那位好皇后,这次又要些什么?”惠妃轻启贝齿,吐出瓜子壳,玉手一转冷笑着道。

小福子一听主子询问,边一五一十的又说起另外打听到的消息。

果然,一听完,惠妃继而再次冷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个皇后,竟然想如此行事,坐收渔翁?呵呵!她莫不是把人都当子?还是说她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想看笑话?呵呵!那咱们就等着,看到底是谁看谁的笑话!”

延伸阅读

深度阅读

热门人生哲理

推荐人生哲理

'); })();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