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云朝:云朝和甄珍面面相觑,有心想走可是其他人不走

云朝:云朝和甄珍面面相觑,有心想走可是其他人不走

来源:大发一分时时彩 时时彩一分彩 日期:2019-05-18 19:11:14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

云朝和甄珍面面相觑,有想走可是其他人不走,她们也不好说走。可是她们两个又不愿意去和她们凑热闹,只得远远的站着。

“云朝妹妹?”刘承轩信步朝着云朝走来,清澈的嗓音唤着云朝的名字。

“世子?”云朝回头淡淡的道。

看到刘承轩的到来,甄珍防备地望着他。“郡主,借你好姐妹一会儿,我想单独和她说几句话”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甄珍不乐意的道,不过看着刘承轩坚决不退让的模样里泄气的道:“罢了罢了有话快点说,时间不等人”

虽然她比刘承轩小,可是辈分却比他大,她们也算是从小就一起长大的,他对云朝的思,她其实很早就知道,只是她一直有私希望自家大哥能娶云朝。

如今希望成真,每次见到他,甄珍的里反而是有一种愧疚

“原来我们已经生疏至此,我还以为你会如以前一般唤我承轩哥哥……”看着甄珍走到大家站的地方,这里只剩下她们二人,刘承轩这才笑着道。

甄珍不耐烦楚梅和欧阳倩倩时不时丢过来探寻的视线,一圈,还是觉得徐家姐妹和蒋家姐妹亲近些,便走了过去加入到她们之

可视线却还是不的时不时的往云朝和刘承轩那边扫几眼。也不知道自己里到底是,还是愧疚,或者是别的。

“承轩哥哥说笑了!您是哥哥的好朋友,自然也是我的兄长!既然您这么说,云朝改了就是!……”云朝淡淡的笑了笑,改了称呼。

云朝就好像忘记了上次的事一般,云淡风轻

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云朝想的很明白罢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让人对自己钟情如斯。

她不过是个隆庆朝,芸芸众生中一普普通通的女子罢了!说好听点,就是还有一双算是不错的爹娘,家世还算不错,说不好听的,她纵观自己,还真的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出众让人稀奇的地方。

论相貌,她虽然还算是不错,可家里还有楚梅那个比自己长得更好的,论身材,不过刚刚及笄的小姑娘,要啥没啥,更是连前凸后翘都没有,哪有什么好看的。

论才学,自己不过平平,这京城里有名的才女,挂得上号的那可是比比皆是,论身份地位,她是嫡女,她爹是大将军王,怕也就这点能拿得出手。

可算起来,京城比她身份高,长得好,才学强的人也不是没有,扒着指头数一下,好像还有好几个呢!

以刘承轩的身份地位,他的亲事又怎么可能是他自己做主,先不说自己定过亲,就单单算影响,怕是上面那位也不会同意,自己家和他家联姻的!

所以在此面对刘承轩,云朝想的真的很清楚,对她来说叫刘承轩什么都已经无所谓,错过就是错过。刘承轩不是她的人,更何况,她们之间的接触也真的不多。

所以突然说他对自己有意,还情根深种,她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前世同样的认识,同样的接触过,甚至比今生机会更多,可前世一直到自己离开,他也未曾表示过有任何的意思,要不然,她怎么就落得个那样的境地?

相信子都知道,一边是权贵的王府,一边是落魄书生,刘承轩的样貌和封启成比起来,可高了不止一筹,论风度翩翩,潇洒俊逸,如果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谁胜谁略一目了然。

今生她只是微微地改变了一下自己命运,机缘巧合之下和元勋订了亲,他却偏偏跳了出来,说什么喜欢,什么可以信赖……

这不是开笑是什么?

是,安王府是比镇国公家更权利滔天,甚至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也可以问鼎那个位置,可这对云朝来说那些不过是浮云而已!

前世她已经吃了看不清楚本分,识人不明的亏,今生她又怎么可能再走上一条不归路,再次让爹娘蒙羞,让祖宗丢脸

最高的,最好的,不一定就是适合自己的,她到底有几斤几两重,她自己知道得很清楚,就是如今为了嫁入镇国公府,她已经是很努力的在充实自己学习了,就差头悬梁锥刺股了。

眼前这座大山她都已经很吃力了,更何况是哪虚无缥缈的?

不足吞象,这人啊!还是得量力而为才好!

刘承轩从走到云朝的面前,便一直紧紧的盯着她,可惜看到的永远只是她的头顶,眼前着眼前的女子,除了说话的时候微微的抬头外,其他时候一直低着头。

他的里不仅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久这才道:“云朝妹妹其实不用这么客气,上次的事,是我鲁莽了!你不里介怀,就当是,……就当是我乱说的吧!”

“今日来找你,我只是想把未说完的话告诉你,可这会儿看到你,才发觉,说什么其实都已经晚了!你……既然你无悔婚之意,我又岂能违了你的意!以后你就当多了一个哥哥就是!”

刘承轩的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些上门提亲,把大把的机会让给了甄元勋那个冰块!他有什么好,能像自己一般温柔体贴,能够细相陪?

整天刀里来剑里去的,那样的他能够给云朝幸福

刘承轩里再是不甘,可既定的事实,他的身份就是再高,也无济于事。他的想法,不仅云朝不同意,相信就是楚家和自家爹娘,也不会同意。

他的痴恋,最终不过是独角戏一场罢了!

云朝猛的抬头凝视了一眼刘承轩,里颇有些不甘置信,可他说出来的话却还历历在目,该做不得假。

云朝一时感慨万千,想通了就好!她里其实还真的怕刘承轩仗着身份作出一些让大家都难以下台的事。

尤其是今日是哥哥的大婚之喜!

虽然刘承轩并没有说的那么白,可一句兄妹情,便意味着他已经放弃了,云朝里压抑的那口气总算是放了下来,微微一笑道。

“承轩哥哥说的,小妹记下了!……小妹不过一介平凡女子,能得承轩哥哥的赏识,中十分的感激!然天下间比小妹优秀女子比比皆是,小妹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承轩哥哥一定能娶到和你匹配又志趣相投的女子!”

甄元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云朝和刘承轩男才女貌的站在一起,一个彬彬有礼,眼里却满是情意,而另一个面上含笑,大方得体

远远的望去,真是一幅郎情妾意的画卷。

“各位兄台,小姐们怎么都聚在这里?前面新郎官和新娘子可已经回来了,难道大家不想去闹洞房?……”甄元勋一句话便打破了刚才的和谐宁静

大家伙们这才记起今日前来的大事,忙一个个倒了别,招呼了一声就往前面赶去。

不一会儿,刚才凑在一起的十几,二十号人,一转见便走的只剩下云朝,甄珍还有甄元勋三人,当然远处还有一个人欲走还留,面对着云朝的方向依依不舍。

只是视线停及到甄元勋和刘承轩的身上时,眼神一黯,咬了咬牙终于转身离去。

“怎么?承轩不去吗?”甄元勋看着留恋不已的刘承轩里冷笑一声,疑问的道。

“元勋你不也没走?怎么样?要一起吗?”刘承轩脸上一顿,拳头在袖子里握了又握,最终还是松了开来,面上带着微笑回答。

“背上,还有手上!咦……你怎么知道?”云朝下意识的回答道,突然灵光一闪,不对啊!她刚才跌跤,元勋怎么知道

“我自有办法知道,你也是,难道就不知道注意点?你三姐和那欧阳家的姑娘,原本就对你存恶念,你就不知道防备着点?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们,下次还不知道会再起什么念头?”甄元勋碎碎念的道。

早就提醒过她要注意楚梅和欧阳倩倩,和她偏偏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可到了实际,却一点用处都没有!

“你今个怎么没带那几个丫头,不要因为是在家里,便放松警惕,刚才那样的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害人之不可有,防人之不可无!……”

“我错了,我以为这么多人,她们至少会有所顾忌,哪里知道,她们根本就是想我出丑,……罢了,就当是最后一次容忍吧!……你总也不想我哥大喜的日子,传出什么不好听的吧?再说,三姐那边也不过就是几个月的问题,等过完年,她就是想再起坏思,也是不能了的,而那位欧阳小姐,哼!既然她起了思,我也不是泥捏的,想惩罚她还不容易吗?”

甄元勋望着云朝那副样子,恨铁不成钢的道:“行了,你呀!也就在我面前这样!这件事交给我了,你就不要了,欺负我的人,是那么容易的事?哼!”说完突然想起刚才一来的那一幕,里一冷,沉声道:“你呀,以后只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保持距离就可以了!”

“我和朝儿还有几句话要说,若不然承轩先过去?”甄元勋又怎么会让刘承轩如意,他和云朝也有好几日没见了,这会儿见着,虽然里对刚才的事有些不悦,可难得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

“那个,承轩要是不介意的,我和你一起走吧!我哥和云朝等会儿她们自己会过去的!”甄珍忙站出来打圆场。这会儿她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对于刘承轩,她里是有些愧疚的,可是对哥哥,她没看住嫂子,还给了她和刘承轩独处机会,她哥要是知道,谁知道会不会怪自己呢!这会儿还是先溜为上。

刘承轩望了一眼甄珍,又回望了一眼云朝,底叹了口气应道:“也好!”只是说完这句话,视线不舍的又一次扫过云朝,蠕动了下终究是没有再说出其他。

“哎!等等我,承轩,你等等我!”甄珍见刘承轩抬脚就走,忙招呼了下云朝和自家大哥,抬脚也追了上去。

“刚才跌到哪里了?让我看看?没事吧?”见他们都走了,甄元勋也顾不得刚才里的不舒服,忙拉着云朝就道。

延伸阅读

深度阅读

热门人生哲理

推荐人生哲理

'); })();
X

打赏支付方式: